当前位置: 首页 > 香烟迷幻药到哪买 > 不法商家竟将仿真女阴和催情糖卖给中学生

不法商家竟将仿真女阴和催情糖卖给中学生


地图标题 / 2020-04-27

  中新四川网12月26日消息:“那些‘性保健用品’店这几年靠卖性器具不知赚了多少黑心钱!”12月17日,成都市双林路一家性用品店小工何某约见四川质量报记者,抖露出不少行业“内部资料”。

  何某是去年6月份进入双林路这家性保健用品店打工的,“我到店里打工不到一个星期,就看见老板把性用品卖给了附近的中学生!”当时这两名男生,在店外徘徊许久才终于鼓

  起勇气进了店。老板亲自出马,热情接待了两位小顾客,积极介绍店里的货品,最后两名学生掏钱买走了一只“充气仿真女阴”和一盒“催情口香糖”。

  事后,老板狠狠批评了何某“不热情接待顾客”的行为,规定“必须向任何年龄的人推荐产品”,并承诺,“凡卖出一件两百元以上的产品有20%的提成!”何某告诉记者,经常有附近的学生前来购买“催情口香糖”、“香水”之类的用品。

  “这里的‘催情口香糖’,其实跟普通口香糖没有任何差别,只是换了个包装和名称而已,而香水就是劣质香水灌装而来。当记者问“会不会有顾客回来找麻烦”时,何某说,这本来就是羞于启齿的事,上当了也只有闷在心里。

  “其实性用品店里很多东西都是三无产品,也不知老板在哪里进的。我敢打赌,从这里卖出去的东西经常出问题,只是顾客吃了哑巴亏。”

  何某给记者提供了该店老板的进货清单和价目表,性器具的批发零售价格差额如此之大,让记者大为吃惊。

  “2001年8月12日,去佛山进货××××,批发价39元/只,进货50只,零售每只390元……2001年10月18日货货×××30只,批发价16元/根,零售价190元/根……”何某还说,老板前几天进的一批产品,批发价180元一件,拿回来卖1800元一件,不知赚了多少黑钱。

  在金河大道某性保健品专店,销售人员介绍,他们出售的性器具都是从正规厂家、公司进的货,而且全是“以人为本”、“按消费者自身保健出发”,“从不进Y货”,尽可放心大胆使用。但记者却发现在其货柜底下一种产品的外包装上竟印着“河北保定长宁再生塑料厂”字样。

  在玉沙路几家性保健品店,记者发现里面许多产品没有商标、生产许可证、生产日期和厂家,这样的产品,质量会得到保障吗?

  就这些现象,记者先后向物价部门和质监部门反映,物价部门说,因为不在国家医疗、药品保险目录之内,性保健品器具不列在物价局的物价核准范围,物价部门对这种特殊商品进行物价监管也缺乏基本依据。

  而质监部门也遇到同样尴尬———国家目前还没有这方面产品的标准,也就是说,还无法认证这些产品究竟是合格还是不合格。

  昨日,记者拨通了成都市物价局的电话,就性保健用品存在的价格混乱、漫天标价的问题采访了该局有关人士。据成都市物价局同志介绍,根据相关规定,物价部门无权对性保健用品的定价做出指导和约束。他们也接到过多起类次投诉,“但我们缺乏监管的法律依据,性保健用品的价格是由市场来决定的,我们力不从心。”

  记者采访成都市计划生育指导委员会时也了解到,性保健用品存在的问题的确很多。一是商家抓住消费者在这方面难于启齿的心理,从价格、质量上蒙骗消费者;二是消费者缺乏这方面的消费知识。计划生育指导委员会的同志建议,若需要这方面的消费,最好到比较大的、正规的商店或计划生育委员会下属的服务站购买。

  性保健业存在如此之多不规范的现象,受伤的不仅仅是消费者,还有那些正规的生产厂家。杰士邦(国际知名性保健器具生产厂商)成都市场部人士表示,由于中国的传统道德意识,法律从来就没给过性保健器具的面子:一抛头露面、一打广告就违法,你想宣传质量、宣传品牌根本没有机会,结果给生产假冒伪劣、给牟取暴利的厂商提供了极大方便。造成的后果是,消费者不了解性器具产品起码的常识,造假者大肆生产假货。该人士还说,目前许多性器具产品都是请人加工、自己包装打牌子,这样怎会让消费者买到放心产品。杰士邦甚至提议,有关部门应制定相关措施,让性器具在合适场合做宣传,“这样,伪劣产品自然会被淘汰,消费者最终也没有了难言之隐”。

  按国家有关部门规定,“万艾可”是处方药,属于国家特管药品之例,不允许在药店及性保健品店销售。然而,记者近几天在对本市的一些保健品商店暗访时发现,大多数性用品店都在销售“万艾可”。

  前天,记者走进新华大道的一家保健用品店,见到店内的柜台和货架上摆满了各类性保健用品。当记者询问有无“万艾可”时,一位30来岁的女店员从柜台的一个大药盒内拿出一瓶写有美国制造的“万艾可(Viagra),对记者说:“这是进口药,很有效,昨天还有人买走5粒,100元一粒。”

  在高升桥附近的另一家保健用品店,女店主谨慎的拿出一瓶“万艾可”和一瓶“虎哥”说:“这两种药都是美国进口的,80元一粒。”当记者要求将商标和说明书抄下来时,这位女店主用警惕的目光望着记者说:“买药抄商标干嘛?”记者称是为朋友代买,得让朋友确认,才打消了店主的疑虑。随后,这位店主说,这种药不允许我们保健品店销售,只能在医院由医生开处方拿药,并嘱咐记者千万别给她惹祸。

  前不久,卫生部医政司负责人张宗久曾公开表示,“万艾可”在中国上市后,有关部门对其进行了严格的处方管理,新的《药品管理法》已经实施,中国将进一步整顿医药市场秩序,规范内容包括“万艾可”在内的药品市场营销行为。

相关文章

推荐阅读